rss 推薦閱讀 wap

商務營銷網_市場營銷_微信營銷_網絡營銷平臺!

熱門關鍵詞:  xxx  as  云南  自駕游  test
首頁 商務頭條 企業經營 品牌定位 市場調研 網絡宣傳 微信推廣 營銷策劃 微商創業 跨國商務 產業發展

微信帝國的隱秘生意:所有群明碼標價有人靠群倒賣月入過萬

發布時間:2021-01-21 17:25:34 已有: 人閱讀

  當一個應用的日活超過10億之后,它儼然是一個虛擬王國,正如微信。不可避免的,王國的每個角落里都開始充滿金錢的味道。

  從朋友圈的3條廣告,到九宮格的持續擴展,再到好物圈、小程序、小游戲等新功能的不斷涌現,微信的商業生態正變得日趨完善且復雜,一批如拼多多、京東、有贊的互聯網公司都通過微信的跳板,實現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。

  還有機會嗎?在巨頭賺得盆滿缽滿之后,嗅覺靈敏的個人和公司也開始在這個龐大的生態系統里,尋找一片屬于他們自己的棲息地,嘗試著各種收獲財富的可能。

 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,支付了200元的學費后,羅超終于答應帶我入行,傳授其關于微信群買賣的生意經。

  羅超是一個微信群的賣家,他手里最值錢的東西就是十幾部手機上活躍著的近一萬個微信群。每隔上幾個小時,這一萬個微信群里會同時推送這樣一條廣告:“誠信賣群,群推廣,大量出售微信號......”每天,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聯系到他,詢價、付款、拉群,沒有任何合同保障,全靠買賣雙方的信任。

  “我的原則是,先付款后拉群。”羅超說,由于是純線上交易,賣家需要掌握足夠的主動權。如果買家執意要先拉群看看效果,那這筆生意不做也罷,因為這樣很容易被騙,網上騙子太多了。

  根據羅超提供的一份報價表,微信群被分成“普通群”和“精選群”。其中,普通群的價格為50元150個、100元320個;精選群的價格為100元70個、200元160個。

  首先,作為商品被售賣的微信群只要人數未達到500人,就可以反復被交易。其次,賣家之間的相互換群是極為簡單和普遍的,且交易雙方不需要為此付出任何資金成本。簡單來講,只要你有少量的群作為基礎,可以通過和不同的賣家交換、裂變,得到規模龐大的微信群資源。

  在這一行,像羅超這樣單打獨斗的人只是屬于段位較低的一層,在他之上則是一批團隊化運營的玩家以及更上游的外掛公司。

  一家叫做“大圣廣告”的平臺提供的報價單顯示,隨機群的價格為99元40個群,199元100個群,299元200個群,比羅超的報價超出4倍多。

  在特色群的基礎上,大圣廣告對其進行了細致的分類,包含了“正規禮儀模特群”、“區塊鏈貨幣群”、“足療技師群”、“留學生群”等共計12個種類的微信群。其中“正規禮儀模特群“的價格最高,為99元2個,199元8個。此外,還有如“釣魚群”、“二手車群”、“群”等數十個行業群與城市地區群。

  在我接觸的賣家中,幾乎沒有一個賣家提供的群報價是相同的,最便宜的隨機群是19元30個,首次消費賣家還會再贈送4個。按照羅超的判斷,這種類型的群實際價值遠遠沒有這么高,行業里有人以3毛錢一個的價格都交易過。

  在混亂的價格體系之外,各個被反復售賣的微信群內容更是魚龍混雜。在我購買并加入的30多個微信群里(每個群的人數在400人以上),幾乎都充斥著各種各樣帶著欺騙性質的廣告。

  一個名為大同高端人士交友群的500人滿員群里,“群里有想做副業的嗎?每天保證300-500元”,“2019賺錢新方式,央視7套推廣項目,周薪過萬”,“123棋牌游戲APP下載”,“各大電商平臺刷單”等形形色色的廣告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群里閃動。

  此前,一個名為“好太太翔航廚衛電器”的微信群也在各種假酒、招嫖、兼職的廣告中淪陷。類似“好太太”的群不在少數,起初建立的時候并非廣告群,后來由于長時間無人照看,而被像羅超這樣的人看上,最終淪為廣告群。而如此規模龐大的廣告群全靠人力去經營,幾乎不可能。于是,在廣告群的上游,諸多的外掛軟件也迎來了春天。

  現在市面上的外掛軟件價格從幾十塊到幾百塊不等。其中,羅超使用的一款叫做“微營銷全能系統”的外掛費用為198元一年,永久使用則是398元。

  除此之外,另一個類似的外掛軟件“方寸推”,還有著批量換群的功能。在一個名叫“方寸推6群”的QQ推廣群內,一共有1369個人加入進來,而群人數每天還在不斷增加。

  靠著這些形形色色的外掛,一個群每天散布的垃圾廣告多達2000條,而像羅超這樣的掮客憑著賣群與推廣,輕松即可月入過萬。

  與之合作的客戶中,以棋牌游戲與直播平臺居多。按照約定,羅超每天需在4000個群里發送客戶的APP下載鏈接,并配上相關的推廣文字。作為回報,客戶每月打給羅超7800元。

  比如,一款名為“123棋牌”的游戲,從玩家、資深玩家到代理、資深代理再到大股東、董事長,代理共分25個級別,其中董事長的業績額度要求達到800萬元以上。

  也就是說,當一個代理通過推廣拉客產生的總流水超過800萬元(比如一名玩家通過推廣鏈接進入游戲,一把贏了1000元,一把輸了800元,他給代理帶來的業績為1800元),他就擁有了成為“董事長”級別的代理權限。相應地,董事長拿到的提成最高,為每一萬元返傭250元,而等級最低的玩家則為每一萬元返傭50元。

  “像這種本身利潤就很大的客戶,我一般會給到對方5折的優惠。”羅超說,在這行,信任是最重要的前提。畢竟,毀約幾乎不用掏任何成本。

  如果把羅超們的生意看成是水平面上的等價交換,那么基于微信群本身一對多的社交功能而衍生出來的更多交易,則構成更為豐富的水下世界。

  楊子是一個有著多重身份的人,她的本職是一家會務公司的員工,工作之外她還做代購、微商以及替各大電商平臺刷單。對于她來說,微信群不是單純的商品了,更是廝殺的戰場。

  “利用微信群做的生意,每一種都有各自的規矩。”楊子表示,以刷單群為例,刷單主要有兩種方式,一種為墊付返利,也就是需要刷手自行墊付貨款,刷單成功后商家再將墊付款和報酬轉給刷手;另外一種則是零傭金,貨款由商家支付給刷手,刷單成功后支付報酬。由于店主和刷手都有可能是騙子,所以熟人之間交易的成功率會更高。

  刷手下完單之后,店家并不會真的發送貨物,而是在類似于“空包網”這樣的平臺上購買假的物流信息(一條信息的平均價格為2元)。一段時間后,再由刷手完成“確認收貨”。

  如果網店老板有大量的刷單需求,會去找到中介幫忙聯系刷手,而衡量一個中介是否靠譜最重要的標準之一,就是他能夠擁有多少刷單群。中介主要的盈利方式是服務費,有些中介還會在店家和刷手之間賺取差價。

  除了刷單群之外,一些群也在微信上大量存在。比較簡單的群就是利用群聊天的擲骰子來賭大小,輸的人在群里發紅包。

  較為復雜的則是群友在線上玩斗地主、炸金花等游戲,賭資在微信群里流轉。一般這樣的群的人數在百余人,群主充當擔保人的角色,有維持群的義務,保證一局游戲中贏家可以拿到錢。作為回報,群主也會從每局游戲里收取提成,賭資越大,提成越多,跟“線上茶館老板”一樣。

  另外,還有利用“某公司董事長”的虛假名片拉人進入一些如“股權投資”、“理財”、“互聯網營銷”等微信群,然后要求群成員交納會員費、買課來牟利的案例,以及建立各種“搶紅包”的微信群來進行類似的玩法。

  楊子說,此前圈內人士還給了她一份《108種微信加粉方法》的文檔,里面包含了同行互推、、貼吧、招聘網站等各種渠道加微信的方式。“總之,當你的微信好友足夠多時,你可以建立各種群來做生意。”

  李線是云集的一名客戶經理,他運營著一個近400人的微信群,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值班人員分享商品和有關云集利好的新聞、軟文和小視頻。

  “他們的模式主要是通過群和朋友圈來賣貨賺錢以及拉新。”李線說,他們的經理分為客戶經理和服務經理兩個類別,客戶經理下面則是像楊子這樣的會員。如果會員邀請的付費會員達到21人、團隊成員達到82人,就能成為客戶經理;如果客戶經理的會員數達到905人,3年銷售額達到100萬元可晉升為服務經理。客戶經理每邀請一個付費會員購買398元的禮包后,可以獲得150元的“人頭費”,還能獲得推廣鏈接產生的10%的交易提成。

  客戶經理的工資主要是人頭費和團隊總利潤的20%組成。當好群主,維持群內活躍度,客戶經理基本每月收入就能達到萬元以上。

  借助微信的力量,傳統模式得到最大化的效率改造。與羅超和楊子的生意相比,云集更像是一只訓練有素的集團軍,依靠著更直接有效的現金激勵,擺脫了前兩者散兵游勇的狀態,在微信群中稱霸一方,收獲了大量會員。

  據財報顯示,云集截至2018年年底一共有740萬會員,7萬名經理,他們的收入則主要來自于740萬會員的會員費和這些會員所賣出的商品收入。在10億微信人口里,他們的740萬會員自成一國。他們在各個散落的微信群里集結,朝著分銷體系里的最高級別——服務經理邁進,希望成為群里廣為傳頌的從草根蛻變成每月收入十幾萬的大咖之一。

  一些創業公司也盯著微信群這塊沃土。其中,最早以農村社交平臺業務起家的村村樂,依靠“村里有人”的優勢迅速實現轉型。

  “原來我們拉群只是為了工作,后來我們把這個當成一個產品,推給我們的廣告主。”村村樂創始人胡偉告訴我,此前的業務覆蓋了全國近一半接近35萬個農村,所以每個村都能找到一個人去建立微信群幫助企業做推廣、下載APP。胡偉將這種利用微信群拉升日活的打法稱之為“點殺”。

  比如,快手此前曾找到村村樂,要求利用其渠道在西南某省的幾個縣里去拉升快手日活。隨后,村村樂的版主們在當地幾個縣快速拉群,并在群里扔出紅包與下載鏈接。很快,快手在當地的日活即超過抖音,完成精準點殺。

  此外,村村樂還曾組織過包括牛奶、方便面、洗發水等快消類產品的微信群團購,幫助銀行推廣信用卡等業務。相比于前述的幾種模式,村村樂的玩法顯得更為多樣化和安全,微信的工具特征也最為明顯。大多數微信群的建立都是臨時,隨著推廣完成,這些微信群也隨之解散。

  近日,微信安全中心發布了《關于打擊“微信營銷”外掛的公告》,表示對于使用第三方外掛軟件,以實現惡意營銷、欺詐等目的用戶,微信安全團隊將進行專項清理并持續嚴厲打擊。

  公告顯示,微信已鎖定明確的打擊對象:暴力加粉、消息一鍵群發推送、自動回復機器人、全球虛擬定位、微信群自動推廣、微信號批量增刪好友等外掛功能;基于Xposed、substrate等技術框架開發的外掛軟件定義為不法商家。

  隨后,7月2日網上有消息傳出,微信在一天之內了3000萬個微信號。不過,微信方面對“3000萬”這一數字予以否定,但承認重拳出擊整治違規號的事實。

  此外,還有消息稱微信正在內測一個新的流量入口——用支付頁面幫線下門店的粉絲群導流。用戶掃碼即可同時添加客服并加入對應的商家福利群。

  “社交網絡里最核心的就是真實體驗。在具體的社交里,你對面是個真實的人,而如果對面是一個人還是一條狗你都分析不出來的時候,這個時候就越過了那個底線。群控軟件其實是越過那個底線了。”一位行業人士告訴我,包括微信在內的任何社交平臺不會允許群控軟件的大肆泛濫。越線行為一定會被干掉,只不過是遲早的問題。

 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。封號的同時,微信號買賣也變得更加火爆。在微信號交易的群里,此前10塊錢一個的微信號半個月之內漲到了40多塊,上漲了4倍。而時間在一年以上的,價格則漲到了150—200元以上的,有真實朋友圈和支付功能的,價格則更貴。

  搖骰子群最近禁止新人加入。在一些刷單群里,群主在群里告知大家最近是微信一年一度的大排查開始。為了讓號更加抗“封”,群主要求大家多使用微信支付、綁定,一些敏感詞語比如“刷單”、“傭金”、“返利”被要求改成“活動”、“紅包”、“米飯”。

  高階玩家同樣遇到瓶頸。云集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報顯示,他們的會員收入從2018年一季度的2億元降到2019年一季度的1.5億元。對此該公司方面解釋,“由于公司業務擴張,允許符合特定要求的個人成為會員而無需購買會員套餐”。

  無疑,對于牽涉其中的所有人,想要在微信的角落里賺錢將變得愈發艱難。這,注定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。

最火資訊

首頁 | 商務頭條 | 企業經營 | 品牌定位 | 市場調研 | 網絡宣傳 | 微信推廣 | 營銷策劃 | 微商創業 | 跨國商務 |免責聲明

Copyright2008-2022 商務營銷網 www.250443.tw 版權所有 業務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-19

電腦版 | wap

北单比分直播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結果 pc28加拿大参考与结果 江苏快三和值推荐码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平台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二不同号 上海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 足彩14场胜负彩预测分析 足球电竞是什么意思 分分彩下载手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結果 游戏注册视讯 im电竞投注取消 腾讯分分彩玩法 im电竞是真的吗 快乐十分中奖奖金表